3分彩计划团队欢迎您的到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樂齡網 >>  雜談頻道 >>  文章 >> 文章內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時間:2019-09-09 09:57:05



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六十,七十,八十年代(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1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算是挨過了一個熱烘烘的夏季,終于到了天高云淡的秋,隨著時間的推移,秋老虎也沒有了威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總算可以安靜的坐在電腦前,繼續這個系列的故事,其實,說是故事不算太準確,因為我覺得這流水賬一樣的人生,真對不起故事這兩個字,說是往事好像更貼切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所謂時代的大背景之下,所有的個體都是微不足道的,尤其是那樣的時代,無數人的命運,被看不見的手恣意撥動,而這種貌似不經意的撥動,基本就算改變了無數人的人生軌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寫這個系列,我沒有抱怨,但是也絕不感恩。當然,這只是從哪一個角度去理解,我當然會感恩,但是我感恩的是我的父母,我的親人,我的朋友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許此刻,眼前一杯香茗的清澈微香,更能體現我的心境,就此淡然,只需平靜。走過大半輩子,經歷了風風雨雨,洗盡鉛華,不帶著什么哀怨的去回望那些走遠的日子,努力的把它們還原出來,其實沒有別的什么特殊意義,就是覺得這也算是一種對往事的紀念的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69年底來到農村借住在老鄉家,到19708月搬入父親戰備醫院的家屬區,我有七八個月的時間,就在雞冠山腳下的這間陳舊不堪的茅草屋里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跟著房東大伯,我幾乎走遍了周邊的山山水水,去打野雞,去捉獾子,去砍柴摟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大半年的時間,最大的感受是結實了,房東大伯家院子里的那盤石磨我也能推很多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必須客觀的說,盡管到了鄉下,其實我們的生活并未捉襟見肘,因為我們一直保留著商品糧,所以,不存在揭不開鍋的挨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2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但是,在那個年代,挨餓是很尋常的事情。我們借住的村子,一個勞動力最好的是一天八個工分,一個工分根據年景估算價值,我記得當時韓屯好像不到兩毛錢。這就是說,一個壯勞動力,如果干一天能得八個工分,價值也就是不到兩塊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說實話,這算是好的,生產隊里,高工分的沒有低工分的多,老弱病殘,有的只有兩個工分,還有2.5個工分,你算算這一天能有多少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這算是條件比較好的生產隊了,有一些偏遠,條件惡劣的,有的甚至干一年工分倒掛。吃不飽,只能靠返銷糧,如果天公在折騰一下,基本就兩手空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這里我要說的是,雖然沒有太多的自留地,但是房前屋后的小地塊,鄉親們種點瓜果菜蔬的也有,也就指望著這點額外的收入補貼家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山上的野菜野果,早就成了鄉親們覬覦的好東西。條件好的,家里養一兩頭豬,散放點雞鴨鵝,條件不好的,只能在艱苦中熬日子。隔壁院子豁嘴子嬸子一家就是這樣,男人是公路維修道班工人,七個孩子,生活的拮據可想而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當母親隔著矮墻把一瓢米面或者高粱米遞過去的時候,豁嘴子嬸子放聲大哭,嘴里含糊不清的說著謝謝,然后哭訴著日子的艱辛和無奈,母親黯然也陪著落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房東大伯家的日子尚可以,大兒子早就成家在外,只有二哥和大伯大媽一起住,大伯作為榮復軍人,似乎有點補貼,關鍵是大伯這個人看起來很活泛,自己還有一手打鐵的手藝,空閑了,就載上他的工具,一段尺把長的鐵軌,一些卷在一起的鐵皮,鉛皮,一個不算太大的風箱,還有一個燒著旺旺炭火的爐子。走村串鄉,給鄉親們修補鍋盆之類的,也能有點來錢的路。據說白鐵匠的手藝,在十里八村也是小有名氣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3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伯還有一個厲害的地方,那就是槍打的準,家里有一支老烏銃,槍把是暗黑泛著青光的,槍管很長的那種,那會兒那桿槍比我個子高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日子貧瘠,但是,山上的野貨真不少,大伯說少多了,最早的時候什么狼,傻狍子,狐貍,獾,多的很。后來是因為修水渠放炮把這些東西都嚇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山上的野雞很多,這也是大伯最拿手的狩獵,打野雞。最高紀錄,我記得大伯一個上午打了三只野雞,那只雄性的野雞翎真的是相當漂亮,被我拿回去插在家的帽桶里,作為裝飾很多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吃野雞肉,現在也不吃,覺得有點殘忍。大伯把三只野雞其中的一只隔著院墻扔到豁嘴嬸子家:燉燉給孩子們吃啊?;碜熳計鹎Ф魅f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上,我老爹回來了,這老哥兩,盤腿坐在炕桌上,大快朵頤,頻頻舉杯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借住在房東大伯家的日子,是我來到農村最快樂的一段時光,我跟隨著房東大伯幾乎走遍了雞冠山的山山水水,走進深深的溝岔,打野雞,攆狐貍,堵獾子,房東大伯家的兩條土狗成了我最好的伙伴。有了它們相伴,即便是我一個人上山也感覺不到孤獨和害怕,兩條狗在我走山路的時候,總是一前一后的把我夾在中間。記得一個滿月的夜晚,我頂著一網包摟來的樹葉,在月光下嘩啦嘩啦的走著,兩條狗就那么一前一后的繞著我,那也是非常有畫面感的時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少年人的世界,純凈而美好。因為沒有那么多的雜念和世俗的羈絆,所以看山看水都是快樂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七十年代的生活,哪里有這樣的美好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4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覺之間,1970年的夏天來了,經歷了七八個月的農村生活,我已經從最初的水土不服,到了完全適應。更大的適應是,我已經和當地同齡的孩子們早就成為了朋友,那種沒有拘束感,沒有距離感的朋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幾十年過去,他們當中的有幾個已經走遠再也見不到了,而其中有幾個我們一直保持著聯系,最早是電話,如今是微信,偶爾問候兩句,偶爾看到他們發給我的片子。生活正在好起來,而且是越來越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莊河名不虛傳,所謂莊莊有河,算是一大地理特色。河未必大而寬,也未必有多少水,尤其是在枯水的季節里,河床多數都是裸露的,只有河中央的水頑強的流著。山水,清澈而冰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借住的村子也有一條河,這條河如今依然在,而且降雨的季節,水勢奔騰洶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我們的村子這條河的上游,有一道攔河壩。也有說是小型水庫的,其實,我覺得叫攔河壩似乎更貼切。水泥青石砌成的壩體,靠壩體的左側,有三個閘門,那是用來在盈水的時候放水的。多數時候,這三個閘門是不提開的,為了蓄水,蓄出來的水面大約最多一公里見方,平均水深大約在三米左右。河下游的稻田就是靠這個攔水壩的供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常年的放水,把攔水壩下面閘門出口的不遠處,沖出了一個深坑,大約能有七八米見方,水深據說在三四米。攔水壩是有人看管的,所以,壩內決不允許進入,更不允許游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夏季來臨的時候,村子里的小伙伴們,就會來到這個攔水壩下面沖出來的水坑里游泳嬉水。我不會游泳,跟著小伙伴們來到這個水坑邊上,我坐在石板上,把雙腳放在清澈的水中撲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不知道是水里哪一個孩子的嘲笑我不會游泳激怒了我,我噗通一聲就跳進了水里。但是,進了水中手腳并用,沒探到底我恐慌了,喝了幾大口水,那一瞬間,巨大的恐懼籠罩了我,我覺得我正在下沉,我覺得我是真的要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5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昏沉之中,覺得有一雙有力的手,抓著我,把我帶了出來,岸上的小伙伴們七手八腳的把我拽到了岸邊,平放在石板上,我大口的吐出了喝的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一命悠悠,天不絕我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救我的人,是勝利的哥哥,我一直叫他四哥的。他那會兒不到二十歲的,身體非常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看著漸漸醒過來的我,四哥怒斥:你逞什么能,不會水就敢往里跳嗎,不想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也奇怪了,沒淹死,但是我居然學會了游泳??墒俏冶灸艿膶λ幸环N排斥的感覺,敬而遠之,所以,即使是如今家在大海邊,我也很少下海,雖然會游泳,但是,真心不喜歡。大概是少年時期的這段生死經歷,內心有了足夠的陰影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很多年后的一天,我邂逅了四哥,我拉著他就地找了個小酒館,我們的父母俱已往生,說起往昔,無限唏噓,我端著一杯酒,鄭重其事的對四哥說:謝謝你四哥,謝謝你當年救了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兄弟倆一飲而盡,無數的往事都盛在杯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那條攔河壩,據說毀于八十年代的一次超大洪水,毀掉之后沒有重建,遺址尚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在我的記憶里,那是一條逶迤清澈的河,河里有鵝卵石,也有沙子,有一種小魚兒當地人叫它沙里趴,多數時間是躲在河里的沙子下面的,一旦被人發現,會迅速鉆出沙子,騰起一陣泥沙的渾濁,然后逃之夭夭,很難捉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如今,橫跨這條河的那座公路橋已經重新修的寬敞,那年我回去的時候,特地站在橋上,看著橋下悄然流淌而去的河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平靜如織,流水無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999日星期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共獲得積分:1 ,共1條加分;共收到:0朵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加載加分內容中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收藏 加分 送花(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 加載評論中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暫無相關文章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華文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年人饮食,把握“十个拳头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閱讀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活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分彩计划团队 全天时时计划网站 腾讯分分彩计划 腾讯分分彩开奖走势 北京PK10全天计划